九家上市银行所得税实际税负率低于10% 解码公募基金通道避税

九家上市银行所得税实际税负率低于10% 解码公募基金通道避税 2019-10-20 18:20:15   阅读: 3657

21世纪经济先驱报

近年来,一些商业银行所得税实际税率低的问题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

《21世纪经济导报》记者梳理了a股上市银行的年报,发现32家上市银行中有9家实际所得税率低于10%,整体水平明显低于2015年。与2015年相比,上市银行税前利润基本有所增加。

例如,某上市城市企业2018年税前利润约为114.98亿元,但所得税费用为2.77亿元,实际所得税税率约为2.41%。2015年,本行税前利润80.15亿元,所得税费用14.48亿元,实际所得税率18.07%。三年来,银行的税前利润增加了43%,但所得税率下降了近16%。

需要注意的是,所得税费用不是银行当年缴纳的所得税金额。例如,上述城市公司最近回复了《21世纪经济先驱报》的记者,称“我行2018年实际向税务部门缴纳了23.75亿企业所得税。根据(实际支付),所得税税率为20.66%;2017年,实际向税务机关缴纳的企业所得税为14.78亿元,所得税税率为14.54%”。

“这是一个二维概念。当年缴纳的所得税的很大一部分可能是从上一年延期缴纳的。从税负角度看,以所得税实际税率为准。”一家国有大银行的财务主管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国有大银行很少使用它,一些股票银行通过公开发行基金在避税方面做得更多。”

解码自定义公共资金

实际所得税率的下降是由于一些银行投资的“避税”功能。

目前,投资国债、地方政府债券和公共基金的银行资金可以享受免税待遇,这主要体现在银行财务报表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一栏。

其中,部分银行所得税的实际税率大幅降低,主要是由于公共基金投资大幅增加。公开发行基金不仅具有免税功能,而且其收益率往往高于国债和地方政府债务。

据《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采访,银行通过投资公开发行基金,主要是以“定制公开发行基金”的形式,实现了避税。

这种公募基金的特点是募集时间短,认购人数少(接近公募基金投资200人的下限),产品类型(债券型、混合型等)。)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进行设计,这是银行外包业务的一种形式。

“银行投资此类产品的主要动机是‘避税’,这也是基金公司拓展业务时的营销卖点。”上海一家公共基金机构的销售人员在《21世纪商业先驱报》上告诉记者,此类业务“基本上由银行的自我管理部门完成,因为自我管理有纳税评估,财务管理不存在”。此外,由于“自我管理”对投资范围有严格的定义,基金公司将失去全部或部分主动管理权。就战略而言,它们基本上是投资于利率债券或利率债券加上高级信用债券。”

“起初,这主要是由一些股票公司完成的。后来,一些较大的城市公司也参与了进来。”消息来源说。

对银行而言,定制化公开发行基金的避税功能显而易见,如银行直接在市场上投资政策性银行债券和信贷债券,所得部分应缴纳6%的增值税和25%的企业所得税,所得部分的税负应超过30%;然而,即使借入公共资金需要支付一些管理费,它也可以将“免税”收入留给银行本身。

定制化公开发行基金的典型宣传材料描述如下:假设一家银行信贷债务投资额度为20亿元,按5%年化收益率(即投资收益率为1亿元)计算,通过定制化债券公开发行基金,所得税可节省2500万元,增值税可节省600万元;公共基金的投资成本为700万元人民币,按1万分之三的资产管理费和1万分之五的托管费计算。不管其他费用和基金认购费,该行通过定制公共基金可以节省约2400万元。

“银行在购买信用债券和政策性银行债券时不免税。银行将其资金投资于公共基金,并通过该基金购买。基金收入可以免税。事实上,最低收入来自不免税的债务。”北京一家证券公司资本管理部门的人向记者解释了这种模式下“避税”的本质。

其他内部人士表示,银行也可以通过投资货币基金来“避税”。例如,如果一家银行购买100亿货币资金,并将100亿货币资金放回银行,假设货币资金的收入为5%,扣除管理费,银行的收入为4.7%,银行倒扣支付3000万管理费。然而,这4.7%是免税的。全年节税100亿×4.7%×25% = 1.175亿。扣除3000万英镑的倒挂后,该行还获得了8750万英镑。

“对货币资金的投资可能主要由具有存款压力和独立投资权的分支机构经营,新的货币资金流动性规则实施后,这种投资将变得越来越困难。主流仍然是定制的公共基金或名单(几家银行正在一起投票)。”北京的一位公共基金经理告诉《21世纪商业先驱报》,公共基金的年收益率“至少比政府债券和地方政府债券高1个百分点”,这些债券也具有免税功能,这也是公共基金受到银行高度追捧的原因。

如果是一个渠道,则意味着(银行)客户将在交易过程中为您指定交易价格作为公共基金,这不符合规定上述公共基金机构的销售人员在《21世纪商业先驱报》上告诉记者,为了在这个过程中显示独立性、客观性和公平性,银行“基本上是寻找几家证券公司的资产管理和保险资产管理来比较价格,主要是为了监督。"

“这有点不负责任,因为许多银行都在这么做。此外,你很难区分公共基金是否100%转移了管理责任。”消息人士称,监管部门已经注意到这一现象,并纷纷设置障碍,“例如,单个持股人持股限额先后下调至40%和30%,令下单更加困难”,“同业存单不能算作债券”等。

江阴银行2018年所得税税率约为-29%

这种“避税”效应在银行财务报表中很明显。

例如,交通银行、兴业银行和宁波银行2015年分别投资94亿元、986亿元和2亿元。到2018年,三大基金投资规模分别达到1876亿元、2718亿元和1168亿元,分别增长20倍、2倍和600倍,各自所得税实际税率也大幅下调。

更极端的例子是江阴银行。2018年江阴银行税前利润为6.06亿元,但所得税费用为-1.74亿元,实际所得税税率为-28.78%。然而,2019年上半年末,所得税支出的这一“缺口”迅速收窄至-126万元,相当于-0.32%的实际所得税税率。

江阴银行在年报中表示,2018年所得税费用较2017年下降的主要原因是:2018年,本行在优化闲置资金投资管理的同时增加信贷资金,积极响应政策,重点配置低风险政府债券和公开发行资金。因此,今年债务利息收入和公募基金股息所得税免税收入大幅增加,高于应纳税收入,所得税费用为负数。然而,该行没有进一步披露政府债券和公共基金投资的具体规模。

江阴银行表示,虽然该行的所得税费用为负,“但这并不意味着该行不缴纳所得税。2018年,该行缴纳了2.66亿元税款。

业内人士指出,公共基金可以有“避税”的光环,主要是基于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的鼓励政策。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2002年8月发布的《关于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相关税收问题的通知》规定,投资者(包括个人和机构投资者)从基金分配中获得的收入不征收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2008年3月,财政部发布了《关于企业所得税若干优惠政策的通知》,其中还重申不对投资者从证券投资基金分配中获得的收入征收企业所得税。

9月中旬,曾市场上有传言称,对投资公共基金的金融机构的免税政策可能在未来被取消。然而,截至新闻稿,这一谣言尚未得到证实。

“如果取消对机构的公共资金股息免税政策,肯定会侵蚀许多银行的净利润,并可能导致公共资金缩水。”上述公共基金的基金经理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张明江)

上一篇:我那个“自私”的凤凰男前夫,离婚后竟然比我过得好,我好不甘心
下一篇:高德发布“景区随身听”服务:语音包需购买,首批覆盖超500个

精彩推荐